中房报·建材
A+
全筑被罚,涉司法案件677起,法人朱斌被限制高消费

中国房地产网

2022-01-18 18:25

执行标的为15.6万元。

执行标的为15.6万元。

微信图片_20220118170630.jpg

于帅卿/发自北京

全筑股份持股公司因不积极配合主管部门处置欠薪工作被通报批评。

1月14日获悉,海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发布了一则处罚公告。公告显示,上海全筑装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筑装饰”)因不积极配合主管部门处置欠薪工作被通报批评,并登记不良行为记录一次。

数据显示,全筑装饰大股东为上海全筑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筑股份”),持股比例81.5%。

值得注意的是,全筑股份及其旗下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情况已不是第一次发生,还曾引发多起投诉。据此前媒体报道,全筑股份曾多次出现在江苏南京、常州和山东潍坊等地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黑名单”中。

除了涉嫌拖欠农民工工资外,全筑股份也正陷入诸多法律纠纷之中。据企查查显示,全筑股份曾涉司法案件677起,该企业有裁判文书记录547条,案件总金额为18493.46万元,企业作为被告的文书占比63.89%,涉案案由为买卖合同纠纷的案件最多。

这或许与上游房地产商的频繁暴雷难脱干系。2021年11月18日,全筑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及全资子公司全筑装饰与恒大地产及其相关成员企业因工程款纠纷事宜已向多地法院提起诉讼,已立案333起,诉讼请求金额共计约2.38亿元。

此外,1月13日,全筑装饰大股东全筑股份及法人朱斌被限制高消费,案号为(2022)浙0212执140号,申请人为宁波群星建材有限公司(简称“群星建材”),立案日期为2022年1月6日。

受此影响,1月14日,全筑股份股价低开低走,截至收盘,股价报3.67元/股,降幅达3.67%,总市值21.29亿元。

针对目前全筑股份及子公司拖欠工资、经营业绩、应收账款情况,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致电致函全筑股份董事会相关人员,对方称稍后回复,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全筑被罚、法人限高

1月14日获悉,全筑股份持股公司全筑装饰被处罚,扣除分值2.5分,不良行为代码为SG-C02-12,处罚日期显示为2022年1月12日。

处罚(处理)决定内容显示:据《关于对海花岛项目拖欠农民工工资企业的通报》(儋建函〔2022〕9号)文件精神,对不积极配合主管部门处置欠薪工作被通报批评,并登记不良行为记录一次。其中,不良行为描述为:受到市县建设行政主管部门通报批评。

值得注意的是,全筑股份及其旗下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情况已不是第一次发生。2019年5月16日,在江苏省清欠办发布的《关于公布2019年春节前拖欠农民工工资引发群体性事件被限制市场准入及通报批评企业和人员名单的通知》中,全筑股份被列入“全省限制市场准入企业名单”,事发地点为江苏无锡。

另据此前媒体报道,全筑股份及其旗下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还曾引发多起投诉,多次出现在江苏南京、常州和山东潍坊等地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黑名单”中。

除了涉嫌拖欠农民工工资外,1月13日,全筑股份被限制高消费,申请人为宁波群星建材有限公司,案由为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案号(2022)浙0212执140号。此外,全筑股份的法定代表人朱斌,一同被列为此次限制高消费的关联对象。据悉,此次案件的执行标的为15.6万元。

此前,1月6日,全筑股份就已因该起纠纷案件被列为被执行人。同日,全筑股份还因与上海端茂装饰材料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同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1.98万元。

被列为被执行人一周后,全筑股份仍未能及时履行法律义务,最终因15.6万元纠纷,导致公司及法人被限制高消费。据悉,自成立以来,全筑股份共计成为被执行人3次,集中在近2个月内,分别在1月6日两次,2021年12月7日一次。累计被限制高消费一次,为1月13日。

应收账款高企

房地产债务危机,使处在下游的建材装饰产业链也陷入困境之中。资料显示,全筑股份创立于1998年,是上海市装饰行业第一家沪市主板上市公司。

全筑股份自2021年一季度盈利2628.54万元后,一路亏损。2021年上半年业绩亏损1.74亿元,2021年三季报亏损1.73亿元。不仅净利润盈转亏,2021年前三季度营收也同比大幅下滑41.86%,对此全筑股份表示,主要因报告期内主动减少恒大业务所致。

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全筑股份应收账款已高达23.02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约为21.71%。其中恒大占据大部分,截至2021年6月30日,全筑股份持有恒大的逾期商票余额就有近11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又增加9585.47万元。

2021年8月份,全筑股份董事长朱斌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全筑股份将通过“以房抵债”及“行使优先受偿权”两种方案应对恒大地产欠款问题,计提坏账并不表示全筑股份放弃回收恒大地产欠款,相反将会加强对恒大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的回收力度,同时通过司法途径、抵房等多种方式,尽最大努力减少坏账的发生。

2021年10月8日至2021年11月16日,公司及全资子公司全筑装饰与恒大地产及其相关成员企业因工程款纠纷事宜已向多地法院提起诉讼,全筑股份于上述期间内陆续收到法院关于333起诉讼的《受理案件通知书》,相关案件尚未开庭。

此次诉讼请求金额共计23791.72万元,其中,在327起已完工工程合同纠纷中,截至起诉日,恒大地产尚欠工程造价款共计2.28亿元;在6起未完工工程合同纠纷中,全筑股份多次致函要求恒大地产支付拖欠的进度款,但至今仍拖欠974.36万元。

“全筑股份以诉讼方式来追债,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向媒体表示,“因为现在采取协商方式已经不太可能,而对管理层勤勉尽责的要求又使得全筑股份即使明知在短期内无法得到判决结果的情况下,也必须发起对恒大地产的诉讼。”

显然诉讼并不能立刻要回欠款,全筑股份2021年前三个季度净利润同比下跌265.34%。其经营现金流更是大幅下滑318.29%至-2.33亿元。资金流紧张,或许也是导致全筑股份频繁被诉讼、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原因之一。

除了追讨大客户欠款外,全筑股份自身也陷入了多起合同诉讼纠纷中。据企查查显示,全筑股份曾涉司法案件677起,该企业有裁判文书记录547条,案件总金额为18493.46万元,企业作为被告的文书占比63.89%,涉案案由为买卖合同纠纷的案件最多。

大股东减持提供亿元借款

除净利润亏损和经营现金流大幅下滑外,全筑股份多个经营数据也存在风险。

2021年前三季度,全筑股份毛利率为8.88%,同比下降37.50%,近5年来毛利率首次跌破10%。当然,毛利率与营业成本不无关系。2021年前三季度,全筑股份的营业成本为29.87亿元,同比下降12.12%,下滑幅度要小于营收幅度。

此外,全筑股份的负债率也在攀升。2021年前三季度,全筑股份的负债率为75.83%,2020年同期则为74.59%。从近五年来看,全筑股份负债率均高于70%。2017-2019年前三季度,全筑股份负债率分别为70.48%、74.65%、76.86%。

2021年前三季度,全筑股份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32.78亿元、-1.73亿元,同比减少17.25%、265.34%。此前,全筑股份表示净利润亏损主要是出于谨慎考虑,对期末所有的应收票据均统一提高了坏账计提比例所致。

净利润的减少也同时增加了银行承兑和银行借款保证金,前三季度全筑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33亿元,同比减少318.29%。

业绩亏损,经营现金流下跌,负债率攀升。经营压力下,全筑股份实控人朱斌开始自掏腰包救急全筑股份。

2021年12月22日,全筑股份连发两份公告,一份公告是全筑股份董事长朱斌减持公司股票,减持股数为1160.11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减持目的是用于个人资金需求。

值得注意的,这是朱斌自公司2015年上市后首次计划减持公司股票,对于上市公司实控人减持股票背后的原因,业内人士表示,或与其计划向上市公司提供借款有关。

一般大股东减持股票多半是公司由于缺钱用减持来补漏洞,亦或是需要大量的资金进行资本运作,大股东利用股票减持来进行事业的投资。

同日另一则关联交易公告则披露,全筑股份拟在未来12个月内向控股股东朱斌申请借款,额度合计不超过1亿元(含1亿元),年利率为8%。目的是为了满足为全筑股份日常运营的资金需求,提供流动支持。

对于此次关联交易,全筑股份表示,相比其他融资方式,本次借款具有较大的灵活性和便捷性,有利于公司降低融资风险。除了本次借款之外,2021年年内全筑股份还曾与朱斌进行房产买卖和租赁的关联交易。

编辑:于帅卿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标签:全筑股份,限制高消费,应收账款
13
0
评论(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Copyright2018-2020 CREBZFB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1690号-1

京公安备:110105020392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5767558

中国房地产报

房地产行业门户

打开APP
Close moda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