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房报·人物特写
A+
“百亿地产富豪”陈建铭败局始末

中国房地产网

2022-01-22 17:15

除了大量官司和债务外,三盛宏业旗下多处地产项目一度停滞,给购房者生活带来极大困扰。

除了大量官司和债务外,三盛宏业旗下多处地产项目一度停滞,给购房者生活带来极大困扰。

image.png


中房报记者 李叶 北京报道

从老师到身价百亿的地产富豪,再到涉操纵证券市场被取保候审,三盛宏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三盛宏业”)董事长陈建铭的人生可谓大起大落。

1月8日,ST中昌披露,实际控制人陈建铭于2021年12月24日主动前往上海市公安局,配合上海市公安局调查操纵证券市场案,上海市公安局决定对其取保候审。

陈建铭为三盛宏业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三盛宏业则是ST中昌第一大股东。除去A股的ST中昌,陈建铭还曾拥有港股上市的中昌国际控股,新三板上市公司钰景园林,一度风光无限。2018年三盛宏业排名百强房企54位;在2019年的《胡润百富榜》上,陈建铭凭借百亿元身家排名第398位。

风光的背后潜伏着危机。

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三盛宏业流动性危机爆发,像是一张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项目停工、拖欠工程款、上市公司停牌、员工讨薪、理财产品难兑付等问题接连出现,成为其挥之不去的阴霾。

不到1年时间,三盛宏业从百强房企走上末路,陈建铭也遭遇人生滑铁卢。

2021年1月,三盛宏业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审查。同年4月,法院准许三盛宏业撤回破产重整申请。这一年8月,青岛中级人民法院向社会发布的悬赏令,再次将陈建铭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从意气风发到跌落谷底,在陈建铭和三盛宏业身上都发生了什么?

“出圈”

商海沉浮数十年的陈建铭,可能从没有想过近年来会以这样“另类”的方式频繁“出圈”。

记者查阅资料接到,陈建铭此次涉及的操纵证券市场案由来已久。

2021年6月,ST中昌发布公告,近日证监会对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建铭及时任总经理谢晶操控操纵中昌数据股票一事作出处罚,对陈建铭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并处约1147万元罚款。

彼时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8年2月9日至2019年1月16日,陈建铭等人控制使用“蔡某波”等101个证券账户(以下简称:账户组),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集中交易中昌数据,在226个交易日中合计买入1.8亿股,买入金额28.6亿元,卖出1.8亿股,卖出金额28.8亿元。同时账户组通过拉抬、对倒等手段影响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共计获利1147.2万元。

对证监会的调查,陈建铭曾申辩称,此举只是希望股价稳定在预期之上,没有操纵牟利动机和企图,不存在操纵故意。但证监会认为,陈建铭等人确有将股价稳定在一定预期之上从而规避质押风险的意图,并通过安排配资交易方式实现上述目的,当事人所称不存在操纵故意等说法不能成立。最终,证监会对当事人关于违法事实认定的申辩意见不予采纳。

屋漏又逢连夜雨。

在证监会做出处罚的短短两个月后,青岛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开悬赏,称陈建铭未履行1亿元人民币及利息、违约金。凡举报被执行人藏匿、转移的财产线索,帮助法院执行到位的,最高可获10%(约1000万元)悬赏金。

这次悬赏的起因则是一起民间借贷。2019年7月,三盛宏业向青岛天泰房地产借款1亿元用于流动资金周转,利率每日为千分之一,借款期限15天。三盛宏业在还了300万元利息后,1亿元本金却还不了。青岛天泰房地产遂将三盛宏业告上法庭,申请扣划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

这两次“另类出圈”的背后,有着同样的原因——缺钱。陈建铭曾对外称,“穷得叮当响”。

溯源

回溯陈建铭与三盛宏业过往,不乏励志和传奇部分。

1982年,26岁的陈建铭被分配到浙江省委党校当一名政治经济学老师。与那个年代走出的众多人一样,陈建铭有着一颗不甘平凡的心。在从教10年后,他作出了“下海”的选择。

陈建铭先是成立了中昌海运,主营海运业务,又成立了三盛房地产,踏进房地产行业。

2002年,三盛宏业正式成立,又逐步发展为房地产开发、科创及大数据、海洋投资、城市建设、现代生活服务等产业多元发展的投资集团。

陈建铭及三盛宏业也曾拥有高光时刻。

2005年,三盛宏业荣获“中国房地产百强开发企业”第49位;2007年,陈建铭以60亿元的身家位列《胡润房地产富豪榜》第39位,那一年,王健林在该榜上仅排名42;2018年三盛宏业在“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中位列54名;2019年,陈建铭再度以100亿元身价位列《2019年胡润百富榜》第398位。

高光时期,陈建铭的治企理念也曾受到推崇,他曾称以阳明心学治企,将其奉为圭臬,并号召公司管理者和员工探讨,如何将阳明心学更好地应用于企业管理及商业模式中。

可惜他忘了王阳明也曾说过,“人生大病,只是一‘傲’字。”

2015年公司中期会议上,陈建铭曾放出豪言,“我们不要做风口上的猪,要做风口上的鹰”。由此三盛宏业拉开了陈建铭称为“二次创业”的转型时期。一年时间,三盛宏业获得上海浦东、上海周浦等项目;控股上市公司100%股权收购博雅立方,进军互联网大数据行业;控股中昌天盛科技有限公司,进军“智慧物管”领域。

此后,陈建铭在房产主业和非房板块铺的摊子越来越大,到2019年,在全国一二线城市的土地储备多达3000余亩。彼时,三盛宏业旗下拥有30余家下属公司,其中,ST中昌为A股上市公司,中昌国际控股为香港H股上市公司,钰景园林则是新三板上市公司。

虽然手中握有上市平台,不过由于业务方向和规模限制等原因,三盛宏业未能从中得到充足资金。2016年-2019年,其在上交所共发行债券9次,涉及资金达93.8亿元,发行利率在7%-8.4%。2017年,三盛宏业工会的一则《关于开展2017年第二期定向理财的通知》拉开了其对内定向融资行为的序幕。此后几年,三盛宏业又多次向员工发放了此类理财产品,涉及金额逾8亿元。

跌落

三盛宏业从高光时刻进入下滑通道的节点始于2019年。

据2019年半年报,截至2019年6月末,三盛宏业总负债417.65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1.5%,有息负债269.52亿元;净利润为-6.75亿元,同比锐减890.62%。随着资金的紧张,三盛宏业在债务和借贷方面的纠纷也越来越多。

2019年10月,由于9月的薪资未发,2018年的年终奖也只发了一部分,此前号召员工购买的高息理财产品收益迟迟未兑现,三盛宏业的员工进行了一次集体维权。

一份当年10月12日三盛宏业内部的财务记录显示,在多数理财员工仍苦苦等待理财兑付时,集团陈亚维、陈立军、屈国明等多位高管却已提前收回理财款。其中,陈亚维为陈建铭胞妹,任三盛宏业副董事长;屈国明为妹夫;陈立军为陈建铭内弟,是三盛宏业股东,同时担任公司监事。

陈建铭在出面沟通时一度落泪,“我也是非常难过,如果这些项目能够解决,我想总是能解决”。“我最近在外找资金,内部事宜交由我的妹妹陈亚维管理,没想到竟会如此,其他的高管我不能担保,我妹妹转走的钱,我负责追讨回来”。

员工集体讨债风波发生后,三盛宏业总部人员开始大量流失。与此同时,三盛宏业全国项目也陷入大面积停滞。

对三盛宏业来说,炸雷的私募债更为棘手。

根据相关统计,三盛宏业名下存续的6只募债全部为私募债,总规模高达61.3亿元。其中以行权计,一年内到期的有5只,规模为39.8亿元,期限为1-3年的规模为21.5亿元。

2019年10月,三盛宏业旗下中昌国际控制权易主信达,中诚信托以交叉违约为由启动强制执行,民生信托也跟进查封了相关资产,东方资产旗下邦信资产、大业信托亦有多个项目牵涉其中。

几乎同一时间,钰景园林公告,公司股东三盛宏业持有的1020万股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51%。2021年初,钰景园林终止上市。

2021年1月,三盛宏业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审查。同年4月,法院准许三盛宏业撤回破产重整申请。

“一地鸡毛”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陈建铭“自首”后,留下的是“一地鸡毛”。

企查查APP显示,三盛宏业被执行人信息497条。其中,被法院列为失信执行人58条,因企业自身未履行法定义务被限制高消费89条,在其他企业持有的股权被冻结81条,股东的股权被冻结17条,因民间借贷纠纷案由被起诉13条。

除大量官司和债务外,三盛宏业旗下多处地产项目一度停滞,给购房者生活带来极大困扰。

2019年10月23日,一位三盛宏业上海项目明天华城的业主告诉记者,她已经付完首付,拿到预售合同,但银行房贷一直放不出来,她被告知房子还没有过户到她名下,但明天华城的售楼处已经人去楼空了。

申请破产之后,三盛宏业在上海的3个烂尾楼盘中,颐盛御中环和颐景园江南院由金科代建。在多方的努力下,近两年时间里,这两个项目有了一些进展。目前,上海颐盛御中环二期已经交房,不过施工质量也被诟病。一期的一名业主则告诉记者,“项目一期现在仍没有取得房产证。”

明天华城项目56#、57#楼则因为资不抵债无人接盘,许多业主经历了旷日持久的维权。目前,该处仍未完全复工。

编辑:刘亚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标签:陈建铭
0
1
相关推荐
评论(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Copyright2018-2020 CREBZFB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1690号-1

京公安备:110105020392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5767558

中国房地产报

房地产行业门户

打开APP
Close modal

TOP